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雨轩

莫听穿林打叶声 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 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日志

 
 

青春已过,回忆成殇——《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2013-06-25 22:15:12|  分类: 生命旅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春已过,回忆成殇——《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 风 - 风雨轩
       郑微去大学报到那天的天气或许就像青春的开始。闷热得让所有人都汗流满面,空气稀薄得让人一不小心就会窒息。因此,青春也就自然既热烈又飘渺,让人欢欣鼓舞又催人欲哭无泪。

  
  而毫无疑问的是地球在一刻不停的转,事物在分秒不停的改变。当这样的烈日过后,迎接我们的必然是落寞的凉秋;当生活一天天平静下来,我们进入的也必然是无声无息的日子。
  
  没有人可以一脚踩进两条奔流的河,也就没有人可以带着以往的经验进入自己的青春。所以我们都只能像林静所说的那样摸着石头过河。那,既然看不清,细腻多疑的思想怎么会误导不了我们做出错误的判断。
  
  其实,在科学的每一领域都有自己的允许误差,在每个人的人生里也有自己的允许误差。所以,当陈孝正以我的人生是一栋只能建造一次的楼房,我必须让它精确无比,不能有一厘米差池来刻意要求自己的人生时,上天一定也会和他较真一次。
  
  在这么大的世界里,谁都无法成为中心。曾毓和许开阳因此成为了不自量力的角色,自己的生活和未来都无从下手去规划,又怎么能去掌控别人的方向。
  
  虽然生活有时候也像映射,但不同的是,数学上的映射条件我们可以自定义,而生活的映射条件并不是我们一个人说了算的。无论我们有着怎么样的开始,都不能意味我们有怎么样的结束。
  
  郑微和林静。开始很清纯,或许是为了让彼此后来更朦胧;郑微和许开阳。开始很无赖,或许是为了彼此后来必无果;林静和施洁。开始很突兀,或许是为了彼此后来更纠缠;郑微和陈孝正。开始是敌人,或许只是为了让彼此在后来爱得更深,爱得更痛;阮莞和赵世永。开始很甜蜜,或许只是为了彼此之间慢慢变得更悲惨;张开和阮莞。开始谁也猜不到,或许是为了后来让我们谁都为之感动。
  
  曾经我们都以为自己可以为爱情死,其实爱情死不了人,它只会在最疼的地方扎上一针,然后我们欲哭无泪,我们辗转反侧,我们久病成医,我们百炼成钢。你不是风儿,我也不是沙,再缠绵也到不了天涯。可能爱情是会死人的,不然阮莞怎么会在快要结婚的时候为了和赵世永去听一场演唱会而最终冷冰冰的躺在了床上。
  
  生活和爱情的意义根本没有标准是去衡量。当朱小北因为捍卫自己的人格而被校方开除的时候,我们谁也不敢在一旁哪怕低声提醒一句叫她低头认错赔偿;当黎维娟为了能过上很好的物质生活而选择和一个50多岁的大亨结婚并成为别人的后妈的时候,好姐妹郑微也没能阻拦一句;当郑微说阮莞只有她的青春才是真正不朽的时候,我才知道很多人,很多事,没有值与不值。
  
  表像我们很容易看到,可是内心我们却无从窥视清晰。有时候,我们并不知道身边有多少关心自己的心,有多少爱慕自己的情。虽然像张开那样的人不多,但像阮莞也同样存在。一个爱了别人一辈也没人知道,一个被爱了一辈子也不知道。
    
  是啊。一辈子那么长,我们有谁能预测完自己的整条人生大道轨迹。身边的朋友、同学,在这个六月,不知道是否和我一样看过这样的一场电影,更加无法预知他们在这个六月是否也在反思我们即将逝去的青春!

  
  其实我们没必要幻想有些东西会永远不变,更没必要奢求有些情会永远不淡。一直往前走,回头不一定就能看到自己来时的路,转过身,也不一定就能遇上曾经遇到的人。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失去了就是失去了。唯一能做的,就是:怀念。
  
  后记:青春总有一天会逝去,我们应该努力留下点痕迹,哪怕是伤或者痛,因为没什么大不了。但是,多年后,我们心里就能清晰地回忆并勾勒出我们青春的模样。

  评论这张
 
阅读(61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