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雨轩

莫听穿林打叶声 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 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日志

 
 

【原创】天堂里,有春暖花开麽?  

2010-03-11 23:29:42|  分类: 生命旅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明天起, 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 劈柴, 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 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 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 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的幸福

我也愿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是的,现在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读着这样的一首诗歌,想起了这样一位才华横溢又孤独致死的年轻诗人――海子。25岁,他便将自己宝贵的头颅放在了山海关冰冷的铁轨之上,面朝大海,任一路春暖花开。

20年了,每每山花烂漫的季节,想起了海子,想起了他的诗歌,想起了他的死,于是天空变得温和善良,倾斜的雨,像是诗行,带着冰凉丰沛的智慧,从深邃的苍穹涌入我朴素的心田。我在诗行间仰望或者匍匐。雨一直喧响,它的力量紧紧抓住我的心,让我迷失在明朗,晦暗或者风的扭动之中。同时被抓住的,还有多少个这样下着雨的夜晚。很多个日子之后,我仍是走不出这样一个春雨绵绵的夜晚。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或许是对于繁缛的周遭世界真的厌恶了,又或许是外界的清新和自然太会让诗人产生去拥抱它的冲动。于是海子扬起了帆,准备起航,准备去过像先哲们一样的隐居生活,准备“做一个幸福的人/喂马,劈柴,周游世界……”他甚至为自己今后的生命做好了一切打点:以劳动来愉悦自己和别人。

然而,海子错了,以为自己可以这样与世无争地去生存。在他看似风平浪静的叙述中却难掩饰着对先前世界的那份留恋:他渴望与每个亲人通信;渴望给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渴望有情人终成眷属。

现实却不会体谅这样一个在理想和尘世之间游走的精灵。诗人漂浮不定的选择也暗示着他的命运像断了线的风筝。旋转然后坠落于对他来说是终极的结局,无法改变。

他在“出世”与“入世”的夹板之间努力的思考,却注定了只有以死来完成这样的和谐。

“漆黑的夜里有一种笑声笑断我坟墓的木板/你可知道。这是一片埋葬老虎的土地/正当水面上渡过一只火红的老虎/你的笑声使河流漂浮/的老虎/断了两根骨头/正当这条河流开始在存有笑声的黑夜里结冰/断腿的老虎顺流而下来到我的/窗前/一块埋葬老虎的木板/被一种笑声笑断两截”

这首《死亡之诗一》中流露出的绝望、孤独和死亡是他这样一位农家诗人最真切的呐喊和发泄,童年艰辛的生活给这个旷世的少年打下了深深的烙印。极度自卑却表现为极度天才,学习、只有学习才能显示出他的高人一等和与众不同,除此他别无选择。让人庆幸而又悲哀的是,他遇到了诗歌,或者说诗歌遇到了海子更准确。

他一发而不可收拾,内心深处的积淀和思考喷薄而出,只有诗歌才能让他潇洒自如、让他纵横万里;只有诗歌才能让这个农家少年倾诉内心,让这个农家少年尽情发泄。

然而现实的世界总是和他的思想格格不入。顽强的海子企图固守着灵魂栖息的家园。手无缚鸡之力的诗人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力高擎着诗歌的大旗。他知道,他绝对知道他不会也不能坚持很久。所以他说“从明天起”。所有的我们都知道,“明天”总是不会到来,“明天”总是遥遥无期。那么,海子的理想也就有了答案了,一切都是可望而不可及。死亡是必然的,只是日期待定。命运弄人,只不过没想到亲手为海子闭幕的竟会是无知的下里巴人。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我为这样坚定的博爱,这样朴素的信仰,这样平实的温暖而长久地感动。我想起伟大的诗人纪伯伦所写过的话:“如果你嘴里含满食物,你怎能歌唱呢?如果你手里握满金钱,你怎能举起祝福之手呢?”读到这句话时,一种被真善美滋养的情感油然而生,我的整个精神世界,被强有力地唤醒,无论痛楚还是欢愉,都那么让人迷恋和依赖,并呈现出坚不可摧的美丽。

海子走了,走得干脆,走得义无反顾,是因为天堂的那端真的可以喂马、劈柴周游世界?真的可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我想读懂他,可我无法读懂,无论是在下雨的夜晚,还是在那块属于海子的麦田里……

我唯一能做的是每年春暖花开的时候,站在这个山冈,遥望远方金黄的麦田,深蓝的大海欲语还休。我的脚下,是被霜冻又被阳光打蔫的草茬和被突如其来的夜雨淋湿的新泥。我的脚步放得很轻很轻,或许是怕惊醒了沉睡的人。

“我的生命你的死亡我那继续的生命和你那继续的死亡。”生与死脆弱而悲剧地并存在世上。此时的路,仿佛已不再是路,而是一个方向,一道天光,一种轮回。

我看不到那个世界,但我知道,那里一定开满了鲜花。花的摇动,就是灵魂的复活之舞。我看不到海子,但当遥远的梦近了又近的时候,任何一点细微的感觉,都会在我的心底引起强烈的震撼。我和那个世界只隔着一层薄薄的空白,我离它似乎很近,又似乎很远,我对它的全部畏惧和敬重,因太过深刻,而无法表达。这大抵是一种境界,但不待你参透,俯仰之间,它已为陈迹。

红尘之中,每个人都将走向未知的远方,或是归路,或是回程。我们来自永恒,也将走向永恒。我们的生命不过是一次在世间的寄存。正如古人云,人生如寄,多忧何为?死亡,不是离开,它只是,如杨绛先生所言,我们失散了。因此,你可以把它看得很轻,也可以把它看得很重。

“能够存在于孤独并且必须面对死亡的世界上,才是我们最真实的挑战”。我记住了这句话,但忘了是谁说的。

没有人能够读懂海子,包括我,包括他自己。

在人们的忙碌和麻木中,二十年就这样过去了。是是非非,恩恩怨怨,转眼都成了一抹烟尘。然而记忆的深处,总有一双忧郁的目光在绝望而盼望。多少次梦中总想问海子:天堂里真的有春暖花开麽?

风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858)|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