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雨轩

莫听穿林打叶声 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 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日志

 
 

【原创】青衣如莲  

2008-10-16 14:33:36|  分类: 心情随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幼对京剧比较反感,认为太扭捏!虽然是国粹,可总认为一般而已!

可现在,忽然就喜欢上了京剧,虽然有些不懂,但尤其喜欢它带着京味的腔调,韵味十足!都说京剧只有老年人比较眷顾,也许是我老了麽?可听多了,总感觉能修身养性,特别剧中的人物轻歌曼舞总能让我陶醉,尤其是青衣。

梅派、张派、程派的创派者都是男子,而他们的青衣角色,却自成一派,各自富有一番独特的韵味。梅派青衣的唱腔和表演吸收了各个流派之长;而张派青衣唱腔悠扬清越,表演时动作端庄合宜,情态娴静清雅;程派唱腔别具一格,以气催声,声腔温婉圆润,娓娓动人;而程派的青衣大多是悲剧形象,凄楚悲婉。

可见,青衣未必是女子;而她演绎着女子生命里的悲欢离合。青衣,未必如花旦样娇俏可人;而她却用婉约的风华化作了绕梁不绝的京韵。青衣,未必绝色;而当她凝妆舞袖,那一刻,她便是这红尘中绽放的莲。

莲,出得淤泥却不沾染;青衣,入得红尘却不落俗。昔日的梨园里出入的尽是公子王孙,如今江山更变,新式的剧院里,依旧多得是阔绰的花花公子。可是青衣,艳而不妖,柔而不娇;她只为戏而生,对于戏里戏外的世态炎凉,她总是很淡漠。

人们叫她“戏子”,或许是他们觉得她不过是歌舞的乐妓,她的情感总是假多真少,而善于演戏的女子,总是善于如舞弄水袖一样玩弄男子。其实她的情感,早已经炼化到无我。

一段西皮慢板,是她月下黯然神伤,愁肠百转;一段西皮流水,是她轻舞彩霞,普降天花。

她生于红尘中,化作轻莲,永远绽放在梨园京韵中;她的一颦一笑一顾一泣尽是为了向上苍诘问,为何女子于世,要受得这样多的风霜悲苦……

莲有清香,可远观而须敬之。青衣秀丽,可赏其雅韵而不可亵渎其姿容,她是外表柔弱内心刚烈的女子。她拥有坚韧、温婉而纯善的芳魂。

倚窗遥望,一轮月清凄如水。我总是很珍惜夜深人静的时刻,分分秒秒都很静谧。听完一段刚用MP3下载的京剧唱段;那段西皮慢板是梅先生在《霸王别姬》里所饰演的虞姬所唱:

看大王在帐中和衣睡稳,我这里出帐外,且散愁情。轻移步走向前,荒郊站定。猛抬头见碧落,月色清明。

那样的唱腔清扬婉约,很有种缥缈的感觉;我沉浸在京剧所独有的韵味中,不觉过了许久。我依稀入了那般景色,更深夜半,月华泠泠冷落,映得郊外一片空幽。虞姬茕茕孑立在苍茫的天地间,一声轻叹,黯然神伤。她是个完美的女子,绝代佳人,才色双全,忠君节烈,对夫君一心不二,生死相随。

烽烟滚滚,征尘劳碌没有使她绝美的容颜失色;霸王兵败,乌江冰冷的白浪却无情的吞没了她的美丽。

想起了三国中的那首词,是非成败转头空。而转头毕竟不是一个瞬间,人生一世,百岁光阴。男子之心,无休无止。江山之大,总是风起云涌;英雄之多,历朝历代胜者只有一人,而遭受涂炭的生灵却有无穷。也许这是天道。

男人总想占有女人,之后又想占有权利和财富,而最高的权利莫过于登临大宝,一统江山;坐拥天下者,自然普天之下的财富和美人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成为囊中之物。

可叹人的目光总是短浅如许,我又何尝不是?人死如灯灭,即使有轮回,今生也只留下一具尸骸,埋没在一掊黄尘之下,何必要为了千里江山而穷尽毕生的光阴呢?城者和败者,一样掩埋在历史的沙漠里了;不论成王败寇,他们至少都无憾了,因为执著于自己想要的;可是有多少默默无闻的女子在他们身后终老,他们功成,她们憔悴;他们兵败,她们殉夫或是潦倒。男人古来是女人的依附,他们该醒了,其实他们也依附着女人。

并非人人解得青衣,她一直站在舞台上,支持她的是两种力量:一种是爱,而另一种是源于爱的信念。

窗外的夜色依旧很深沉,未熄灯,我静静翻着书卷,等候日出的时候……

  评论这张
 
阅读(391)|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