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雨轩

莫听穿林打叶声 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 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日志

 
 

重读顾诚[原创]  

2007-10-27 15:30:54|  分类: 心情随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躺在我的颂歌里,就如躺在林地和浪花里,  在芳香的沃土和海上飘飞的音乐里……

                                                                                 ——题记

无名的小花

野花,

星星,点点,

想遗失的纽扣,

撒在路边。

它没有秋菊,

卷曲的金发,

也没有牡丹,

娇艳的容颜,

它只有微小的花,

和瘦弱的枝叶,

把淡淡的芬芳

溶进美好的春天。

我的诗,

象无名的小花,

随着季节的风雨,

悄悄地开放在

寂寞的人间....

 前几天,在一本杂志上又看到诗人顾诚的这首《无名的小花》,心头飘过一阵落寞,顾诚走了,多少年了,他的诗他的灵魂原来依旧是那样充满灵气,像秋叶,像飞雪......

    都说他的人生比他的诗来的更加朦胧,更加让人寻味,这不是一个普通诗人有的一个仓促结局,因为他死了,是自杀,而且沾染了他人的鲜血。曾一度对他反感,可现在重又拾起那份无名的情结,我似乎感觉到天堂那端的诗人眼神却不再迷蒙了,诸如海子、三毛...转眼十几年了,有关那个爱情的故事,是凄惨的。爱情是个难题,也许比诗歌更难,如果光明就在前面,看不见的人肯定没有明亮的眼睛,生生死死的爱情真的那么让人回味吗?曾对一切表示怀疑,可怀疑又能怎样?顾诚还是走了,义无返顾......

   也许诗是属于青年的,诗是属于青春的,然而,有许多诗人却也永远定格在青春的时代。这些人大多才气纵横,有些可以说天才,然而苍天却是这样不公平,让他们走得如此之快,或许诗神缪斯更喜欢年轻的诗人去陪伴她的左右,因此总是这样吝啬,不肯给他们更长一点的生命,也有人说,他们死于青春时期,让他们永远保持着一种年轻的形象,这是造化对他们的垂顾,然而,我们读他们的作品,却从心底里为他们的英年早逝而伤感不已。

 是的,顾诚是才子,是流泻浪漫与灵异的诗人,他的生活一直在曼妙的诗情时空里流转,他敏锐的眼睛与感性的意识造就了他心灵至高至上的“理想主义”,而他的“理想主义”在与现实的较量中成就了他的死。我不想批驳什么,我尊重他的“理想主义”,我以欣赏的眼光看待他的死。而现在,我想说他的诗。

曾经,我折服于《远与近》的美,“你/一会看我/一会看云/我觉得你看我时很远/你看云时很近。”一个人看云的样子在脑海里飘忽不定,背后是一派无垠的天蓝。我醉在看云的美里,一如诗人当初的醉。而顾诚是理想至上的,对于自然的华美他一览无余,而人与人之间,却有朦胧的膜相阻隔,走不出去,靠不近,似乎太远,似乎很近,隐隐约约,看不清。人与自然可以和谐相融,而一张人的面目下是否隐藏着虚伪,他的眼睛是否澄净如水。害怕靠近,本来靠不近。这些莫名的距离在一个浪漫诗人眼里愈显清晰,愈来遥远。是我们一直害怕的悲哀,还是原本不想走近的悲伤,谁说得清,谁看得明?

也许因为我们太敏感,也许总有一类人注定会与别人有距离,又或许世界原本不合我们的理想。那又怎么样,看不清又何必要看清,或许人与人的缘分原本只是匆匆一瞥,真诚与伪善又有什么相干。只要我们还看得见风景,只要还有人愿意一个人默默看云,那么我们眼中的风景就是美的,毕竟有那么一瞬,我们对望,我们看到了独处的幸福,我们彼此安慰孤独。

每个人都曾是别人无意之间的风景,远与近又何必深究呢,匆匆一瞥,谁会在谁的人生烙下印迹呢。忽略远与近,我们会更清晰地看见风景,看见美好,看见曼妙的情感和空灵的诗意。如那无名的小花,在风风雨雨的季节里开放凋谢,携一缕寂寞,无怨也无悔......

许多年以前,我也感动着和萧索着那些脆弱的诗人:顾诚、海子、戈麦、骆一禾,热爱他们所迷恋的葵花以及太阳,那些心神的怒放,刺眼的燃烧。

他们曾经拥有最鲜红的灵魂。

他们死了,在意志之下,在绝望旁边。

当梦境有窗,我彻夜听见风响。我渐渐发现摇滚里有一种破碎的力量,而我喜欢的诗歌里也有,那是和着绝望的欲望,是万劫不复的悲壮与光芒!

今又说顾诚,无意伤感,活着的该好好活着,感受怀抱的温暖,感受海风的湿润....

  评论这张
 
阅读(351)|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